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嫂比母【粤语】
老嫂比母【粤语】
阿芳在三年前嫁了比阿福,两人生活愉快,但系最近阿福的性能力越来越唔似样,於是阿芳为了增加情趣,特登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著了一件白色半透明的通花呢士睡袍等阿福返来,阿芳大约在阿福返到的屋企时候,就在厅度等。

  突然听到有人开门声,阿芳就喱埋在大门後面,等门一开,阿芳见到有一个人行了入来,就立即跳出来在後面一手揽住呢个人的眼同时阿芳的一只手就去握住佢条宾州。

  阿芳一揽住跟住就听到後面阿福:「阿芳,你做乜o野?」阿芳一拧转头见阿福在後面,心想:「咁自己揽住果个又系边个?」於是立即放手一望,原来自己揽住的系阿福的细佬阿良,阿良一见到阿芳著到咁性感,睡袍呈半透明,而睡袍入面更加可以睇到冇著任何内衣,由阿良个角度刚刚可以睇到阿芳果两粒奶在度摇摇恍恍,睇到阿良当堂心郁。

  阿芳立刻返房著返平时衫裤出来,呢晚大家一齐食饭阿芳同阿良两个人都表现得好唔自然。

  过了大概半年,阿福因为在大陆得罪D高干比屈走私,判坐监三十年,阿芳为了呢件事四出奔走,後来冇办法所以将间屋分租一房出去帮补生计,阿良因为在附近开大排挡,见横掂都要搵地方存货,就帮阿芳租了间房用来摆货。

  阿芳近来心情好差导致失眠,阿芳去医生度取了D安眠药食,在一个星期五的傍晚,阿芳见有少少唔舒服,所以放工返来之後就食了安眠药准备去睡,但系当阿芳临想去睡时,见屋企咁乱於是又执屋。就在执屋时,见到果日著来逗阿福果件睡袍,觉得好挂住阿福,所以又再著住呢件睡袍睡。

  阿良到阿芳屋企取货,当阿良上到阿芳屋企时,见到阿芳在房入面睡了,房门虚掩,所以在房外面拷了几下门,见阿芳一D反应都冇,於是行了入阿芳间房度,睇下阿芳系咪出了事。

  见到阿芳著住呢件睡袍阿芳的身材隐隐约约在阿良眼前出现,阿良依稀见到阿芳冇戴胸围,两粒乳头隔住件睡袍清楚睇到,而且阿件睡袍脚因太短又比阿芳睡得翻起至露出大半条米白色的簿身通花绵质底裤,由於质地薄又白色关系,阿芳D西毛亦隐约可见,而且因为阿芳D西毛比较多,条底裤又比较窄,阿芳有唔少西毛在底裤边窜了出来,阿芳一对修长而雪白的美腿完完全全SHOW晒在阿良面前,阿良条裤当时立刻涨起来。

  阿良坐在床边欣赏了一阵,就伸手去拍拍阿芳,但系阿芳竟然一D反应都冇,阿良的就大了起来!

  阿良只手唔再系在阿芳手臂上面,而系转到在阿芳对波上面轻轻咁摸落去,阿芳对奶好大好有弹性,握落感觉好正,阿良见阿芳睡得咁甜,阿良就更加将阿芳件睡袍再反高D直至阿芳的腰位,阿芳下半身已展露在阿良面前,阿良心跳越来越快,阿良伸手去将阿芳条底裤慢慢轻轻力咁剥了出来,阿芳一对雪白的玉腿尽头,系一大撮乌黑的西毛,每一条都又幼又长,阿良就忍唔住吞了两啖口水再去解开阿芳件睡袍胸前的蝴蝶结,再将阿芳成件睡袍剥了出来。

  依家阿良唔再系想睇下咁简单,佢想擒阿芳,阿良已经唔再理呢个系阿嫂,阿良自己剥光猪,爬到床上细心欣赏,阿芳身材均匀,典线迷人,而且仲有一对好似甄妮咁大的奶奶。

  阿良碌o野已经涨到冇法再等的时候,阿良揽住阿芳咀,阿良对手更阿芳对波不停搓摸,阿良对阿芳两粒嫣红色的波更加爱不释手,阿良将阿芳对波又搓又啜,阿良咀到阿芳全身骚麻,娇躯开始典下典下,阿芳慢慢由咽喉发出D呻吟声来。

  阿芳呻吟声渐大:「啊!老……公……老公仔呀!我要……老公……我想要……我好寂……寞……我……个……西好痕……入……面……发晒……霉喇……要你……入去……通……通……佢你……好……衰o架!正……衰……人……咁耐冇……交货……喇!我……要……呀!我。要……呀……比我……比我,唔好净……系握我对……奶……我仲想……要你……碌o野……入来……帮……帮我……止……痕。」阿良伏在阿芳两腿之间:「阿芳,你个西窿系咪好痕呢?等我睇睇你个西窿,有冇比第二个麻甩佬入去帮衬过……」阿芳唔应,只系不停发出唔唔声,阿良伸手到阿芳个西一摸,心想:「哗!

  阿芳个西窿好湿,原来阿芳咁姣o架!如果我唔好好咁擒住佢,我谂唔使好耐,佢一定会自己出去偷食,肥水不流别人田,不如由我代劳,益下我好过啦!

  「

  阿良伸手指入阿芳个西窿入面轻轻一挖,即刻有一泡西水流出来,阿良:

  「衰婆!唔敢答我,你即系比了出面D麻甩佬,系边个你讲呀!」将床单都整湿了一滩,於是阿良就将阿芳摆平在床上面,成大字形,然後再压在阿芳身上面。

  阿芳:「唔……唔……呀……呀……啊……啊……冇……呀……冇呀……你明知……我……大……大食,你唔……在度,我净……系……系食……自己……咋!我…… 我冇……出去……勾佬……o架……」阿良:「唔……好啦!我就信你一次喇!等我依家喂饱你喇!」阿良用碌o野磨磨下阿芳个西窿,然後对正个西窿位就摇摇兀兀咁塞入去,阿芳比阿良呢一搅搅到有D醒,但系可能因为食了药关系,又可能因为真系比阿良挑起了阿芳的性欲。

  阿芳眯起双眼望一望阿良:「阿良,你……你做乜……咁样……在度?」阿芳自己神智不清咁乱嗡了几句,又冇再出讲o野,只系不停发出一D呻吟声,跟住过了一阵,阿良越插越快,而且棍棍到底,阿芳好耐冇试过咁激的扑法,在呢个时候阿芳反而伸出双手揽住阿良:「啊!啊!阿福,我要……呀……唔…… 哎唷……阿福,你大力D……快D……深D……入到我尽头!」阿芳边叫边揽实阿良,而且阿芳对脚仲不停咁缠到阿良腰间摇摇下,阿芳个西窿仲一下一下咁夹住阿良碌o野,而且仲越来越窄,唔使一阵阿芳个西窿入面一阵剧震,阿良终於忍唔住,射了在阿芳个西窿入面。

  等到阿芳醒时见到阿良睡在自己隔离,两个人又完全冇著衫,又回想在噚晚的情形,就喊起来,阿良比阿芳嘈醒,见到阿芳喊到咁,就安慰阿芳:「阿芳,你唔使惊,我会负责的,以後你就同我一齐,你都系我的人罗,咁我们大家都系自己人嘛!」跟住阿良又再揽住阿芳,仲唔停咁咀,阿良一手握阿芳对奶,另一手就撩阿芳个西窿,阿芳:「阿良,唔好咁喇!噚晚我们已经系对阿福唔住,我们唔可以再系咁o架喇!」阿良:「阿芳,怕乜喎!就算阿福在度都唔使惊,大佬佢年纪咁大,点可以餐餐喂得饱你呀?何况佢依家又唔在度,你仲咁索唔通要你为佢守生寡咩?话晒我们都系一家人,大佬唔在度我o紧系要帮佢好好照你,同时要睇埋你的性生活啦!而且我都系陈家的一份子,你仍然系陈太,正所谓闩门一家亲,你唔讲我唔讲,我们晚晚砌天光都冇人知啦!」阿芳唔听清楚阿良究竟讲乜,只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就睡在床度呻吟起来,阿芳D西水流到阿良成只手都系,阿芳:「唔好!唔好咁,咁样我会好难受o架!唔好呀!阿良,你搅到我咁,叫我点算喎!唔……你……要……好好咁…… 照顾……我呀!……我靠晒你喇!」阿良在呢个时候就睡在阿芳身上,阿良:「阿嫂!我系陈家入面最年青力壮的一个,我当然要为你好好咁尽一番力。」握住阿芳对波又握又咀,阿良碌o野就不停咁去磨阿芳块西,阿芳比阿良磨到唔耐烦,索性将对脚擘开箍住阿良条腰,不停挺起下身,将阿良碌o野塞入个西窿度,阿芳当堂双脚一蹬十指一伸,阿良见阿芳咁姣当然博晒命扑,阿芳将近大半年的性苦闷一次过发泄出来。

  阿芳搅实阿良:「啊!啊!你真系唔错,你知……唔知我……差唔多……成年……冇好好咁……来过一次……阿福早就……唔得……佢……性无能……果个……亏佬……啊!居然……要我……为佢……守了……咁耐……生寡……哎唷!

  你好犀利!……我要……你……以後……好好咁……代替……阿福,帮我……解寂寥……好劲呀!好热呀……」阿芳眯住眼拧侧块面,咬实牙关,双手乱咁在阿良背脊乱抓一通,阿良见阿芳姣到咁紧要,砌得更落力:「阿芳,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满足你o架!我老婆成日话我太犀利,连佢都顶我唔顺,我都有几年冇好好咁扑过,我以後一定会好好咁扑你,我们系一家人嘛!」阿良扑完一镬後又再来多几镬,阿芳见到阿良咁劲,而自己又咁有需要,正如阿良咁讲肥水不流别人田,而且同阿良一齐仲冇咁容易穿煲,以後就偷偷同阿良通奸。

  但系过了大半年,有一次阿芳同阿良去了九龙塘开房,扑完o野出来时,咁刚撞到阿芳的细佬阿才拖住个女人入去开房,阿芳见到阿才成个人呆了一呆,阿才就当冇见到咁照样去开房,阿芳一直个心都系十五、十六,阿芳又唔敢同阿良讲。

  过二日,阿芳就Call阿才约了夜晚去阿才屋企食饭,阿芳果晚同阿良讲话去外家食饭,阿芳著了一件贵价黑色抵胸连身迷你裙、一对高级黑色丝袜,一对透明的高鞋,再化少少淡妆,一副贵妇打扮。

  阿芳去到阿才屋企,原来阿才老婆阿珍去了外国公干,阿才煮了好多唔少阿芳钟意食的o野比阿芳食,阿芳好耐都冇好似今晚咁开心,阿才就不时在阿芳身上打量,阿才觉得阿芳依家越来越识打扮黑裙令阿芳雪白的胸部更加白里透红、一对配合绝妙的高鞋令阿芳修长养眼的玉腿更加修长、阿芳腿上的黑色丝袜令到阿芳对美腿更加有吸引力,阿才多次睇到呆了。

  阿才想起:「自己个家姐咁正,个老公又去了坐牢,出去偷食的唯一理由,就是性苦闷,横掂系姣婆唔守得寡,咁正o架家姐冇理由益人o架,不如今晚就来分一杯羹。」阿芳想到自己来的目的:「阿才,上次你在果度见到我……我……」阿才系一个见惯世面的人,阿才:「家姐,我们好耐冇见,上次,上次发生过乜o野事?」阿芳见阿才唔再提呢件事,个心就定了好多,阿才比再好多酒阿芳饮,饭後阿才倒了杯迷情欲香槟比阿芳,一边同阿芳饮酒听音乐、跳舞,阿芳觉得自己好似返到少女时代初恋咁,阿芳早已带醉意,有D如梦如幻的感觉,阿才再邀阿芳跳贴身舞时,将阿芳揽实令到阿芳对奶奶紧贴自己胸膛轻轻磨著,阿才轻吻阿芳一下。

  阿芳迷迷蒙蒙,心中已有D性兴奋,对阿才的一切行动完全冇反抗,阿才双手就开始大起来,不规矩咁搓搓阿芳个屁股,又不停咁在阿芳背脊度抚摸,渐渐阿才对手摸到阿芳对坚挺的波波,阿才感到阿芳两粒乳头早就比自己磨到涨大了,阿才仲不停咁鍚阿芳个咀,阿芳冇反抗,阿才一只手悄悄移到阿芳条裙下面沿大腿一路摸上去,直到大腿的尽头,阿才只手就不停咁在阿芳个西窿出面轻轻搓。

  阿芳呼吸渐渐深了,阿芳对阿才一切的进攻一於来者不拒,在阿芳心中只系注意到自己个西窿早就湿晒,好想要搵个男人来扑餐劲,但系面前的男人又偏偏系自己细佬,点开口好呢:「唔……唔……阿才,唔好……咁啦!」阿才继续咀,继续摸,就系冇应到阿芳,阿芳比阿才摸了一阵就觉得自己全身发热好有需要,阿芳渐渐感到全身冇力,好想全身都比阿才锡匀,阿芳将个身放软晒冇力咁挨落阿才个身度,阿芳亦开始同阿才接吻,阿才将阿芳裙後拉链拉开,慢慢将阿芳件连身迷你裙除了出来。

  阿才再将阿芳个胸围扣解开顺熟咁剥了出来,阿才抱阿芳入房放到床上,阿芳虽知一阵会有D乜o野事发生,但系阿芳心想自己都唔系未试过同第二个男人上床,既然益得我老公个细佬,点解唔益得自己细佬,阿芳心情放松好多,仲伸手去帮阿才剥衫。

  阿才比阿芳剥光後,阿芳发现原来阿才碌o野好大好粗,取上手又硬又热,阿芳将阿才碌o野放入咀到,好温柔咁又舔又啜,阿芳D口技相当唔错简直有超职业水准,阿才比阿芳含了一阵就射了在阿芳个口里面,阿芳吞了仲不停咁啜阿才碌o野,阿才碌o野根本未软就己经再创新高,阿才将阿芳推到床上,将阿芳身上面的丝袜裤同埋底裤好温柔咁除出来。

  阿才企在床边细悿咁欣赏一下家姐的美好身材,肥瘦均匀的雪白娇躯,由脚趾一直到大腿除了一片浓密的阴毛外,全是白碧无瑕、白里透红,在阿芳条小蛮腰衬托下平坦小腹中的肚脐亦成为阿才观赏的焦点之一,阿才视线继续往上移,到了一对不停起伏的小山丘,在两座竹笋珍的小山的山顶系两粒大小适中的嫣红色乳头。

  阿才望到阿芳睡在床上面,媚目半闭,樱唇半启,露出少许白齿,擘大个口一D声都叫唔出来,简直就系一伴引诱力极强的艺术品,阿才一生之中玩过唔少女人,但从未见过有一个可以泊得住家姐。

  阿芳怕丑咁将双腿微微一夹,玉手轻掩酥胸:「阿才,唔好咁望人啦!我系你家姐,你咁望人望到人家好唔自在!」阿才吞了一啖口水,就爬上床,揽住阿芳接吻:「系的!家姐我知我咁睇你系有D唔刚,不过一日都你因为你太正喇!家姐我知错喇!我唔敢再咁望你喇!」两手分别搓乳、挖撩撩阿芳个西窿,阿芳突然缩埋条,擘大个口呻吟:「呀!

  呀!阿才,你……你……在……边度……学……学到……D……D手势……咁……咁取……命……呀……唔……唔……」阿才就一边撩一边鍚阿芳全身,直至阿才鍚匀阿芳全身,阿芳突然将阿才个头推到两腿之间,阿才明白阿芳系想阿才去舔她个西窿,於是阿才就照阿芳要求将帮她舔舔,阿芳简直疯狂咁叫床:「啊!啊!阿才,你……你条……好……好犀利……呀……呀……唔……唔……唔好咁……转……转……到……我……我顶……唔……唔顺……呀……呀……我……我冇……冇了……喇!」阿芳全身一蹬抽搐了几下就成个人软了落来,阿才玩女唔少,但系讲到玩良家妇女,除了自己老婆外,就从未玩过其他,今次自己玩的仲系自己个家姐阿芳,所以阿才亦觉得特别剌激,再睡在阿芳身上,揽住阿芳系咁咀系咁咀,阿芳的性欲进一步提升,阿才来一招门外汉,阿芳就兀高条腰去迎战,阿才用手一摸阿芳个西窿,简直好似濑尿一样咁湿,阿才就握住自己碌o野对准阿芳个西窿,慢慢咁塞入去,阿芳好快就将阿才全碌o野吞没。

  阿才觉得阿芳入面好窄又暖又多水,令到阿才好舒服,阿才慢慢抽插玩九浅一深,又揽了一阵,阿芳又抓住阿才背脊,不停咁挺起个西去磨,仲大声乱叫:

  「啊!啊!快……快……快D……我……我要……快D……入……入……多D……呀……呀……系喇……系喇……刚……刚……刚……系咁喇……」阿才将阿芳反转个身要阿芳趴在床边,阿才由後面入阿芳个西,阿才一边叼一边搓阿芳个阴核,又搓阿芳对大奶奶,阿芳双手连床单都抓烂,阿芳一切都唔顾,只会兀高个屁股去比阿才砌,口中「哦……哦」咁叫,阿才、阿芳两人全身都系汗水,床架跟住阿才的抽插发出「啧啧」声,阿芳比阿才砌了好耐,阿才终於交货,阿才同阿芳睡了一阵。

  就抱埋阿芳入了冲凉房来多一招鸳鸯戏水,呢一晚阿芳在阿才度过夜,阿芳觉得一生之中最开心的事,就系同阿才一齐扑o野,以後阿芳趁阿良唔得閒就会同阿才去偷食。

  【完】